VIP中文 > 玄幻小說 > 大妖歸來 > 正文 第160章 逐光而行

正文 第160章 逐光而行

    天光大亮后,侍者們才大著膽子靠近徐珍兒住的屋子。

    房門未開之時,已經有淡淡的血腥味飄了出來,房門被推開后,撲面而來的血腥味幾乎讓侍者們產生了屋里的人渾身血流干了的錯覺。

    一名侍者驚呼一聲,“啊,快看?!?

    他指著帳幔,雙眼圓瞪,幾乎脫出眼眶。

    帳幔后露出徐珍兒半截身體,她雙眼暴突,一副受驚過度的模樣,且她身上全是指甲撓出的血道子,屋里零零散散掉落了不少碎肉。

    碎肉如何來的,不言自明。

    徐珍兒竟然就那么用指甲將自己凌遲了!

    她的死狀太過可慘烈,侍者們嚇得驚叫不已,奪門而出,直到撞上巡邏的家將才想得稟報此事。

    花家主得知徐珍兒隕落的消息后,頭疼非常,徐家不是小門小戶,家族實力不容小覷,且各個姻親的實力也十分不俗,徐珍兒這種死法,他們家必然是要給徐家一個交代的。

    然而他手里握著的關鍵信件還不到用的時候。

    他當即傳信給徐家。

    徐家主知道消息后,心痛氣憤自不必說,他立刻青鳥傳信給外嫁的徐家女,欲聯合各家同時對花家施壓,要個說法。

    很快的,徐心穎便收到了妹妹的死訊。

    她從這件事情嗅出了點不同尋常的氣息。

    凌遲是死刑中最殘酷的刑罰,徐珍兒死狀近乎凌遲,動手之人是否有懲罰她的意思?

    如果是,萬一調查起來,徐珍兒干的某些事情被公之于眾了,豈不是死后都落不著個好名聲?

    她趕緊傳信給徐家主,告知她知道的一些事情,言明公道要討,卻不可逼花家逼得太緊,若事不可為,退一步也無妨。

    緊接著,花家家臣上清靜臺哭訴,求清靜臺出手緝兇。

    宋潛直到這時才知道徐珍兒的事情。

    他一聽便覺得事情多半是花容干的。

    自他知道花容的出身,便猜出了花容的遭遇,出了今天這樣的事情,旁人也只能嘆息一聲罷了,當真置喙不得半句。

    只是花容直到此時還不曾回返,便有些不對勁了。

    他與花容素無交集,貿然聯系,對方恐怕并不會理會。

    他便嘗試聯系梁路。

    徐珍兒明顯死在鬼道之下,梁路精通此道,最近又恰好不在,兩相一聯系,他順理成章地認為梁路在旁隨行。

    梁路的消息回得很快。

    宋潛一看之下,他向來冷靜自持的表情都差點碎裂。

    花容正帶著梁路潛行在前往徐家的路上!

    他想干什么,明眼人一看便知。

    這是要遷怒徐家,滅徐家滿門了。

    宋潛生怕來不及阻止,一點不敢耽擱地回信梁路,請梁路務必拖住花容,切勿讓花容犯下大錯。

    往大了說,滅人滿門是性質極其惡劣的事件,他身為清靜臺弟子,知道了就不能坐視不理。

    往小了說,徐家是他的外家,他知道了,于情于理都應該盡力阻止。

    花容這個人亦正亦邪,在乎的事不多,在乎的人更少,就算宋潛現在趕過去,花容也不會給他面子,就此作罷復仇的事情。

    宋潛思來想去,找到了涂山鈴頭上。

    宋潛用極精煉的話講完了前因后果,“禍首業已伏誅,仇恨該放下了,請務必阻止他?!?

    涂山鈴聽了之后氣不打一處來,她氣花容,這么大的事情一個人擔著,更氣花容被仇恨蒙蔽了雙眼。

    身為清靜臺弟子,屠人滿門,懲罰只會比別人更重,而不會更輕。

    涂山鈴:“我馬上出發?!?

    她還沒有成為道祖的親傳弟子,梁路根本不理她,一路上,都是宋潛先問了梁路位置,再轉達給她。

    如此一來,消息難免有延遲,涂山鈴追了二人好久,都沒追上。

    等她追上時,花容已經和梁路打起來了。

    花容又不是傻的,梁路每隔一段時間發一道傳訊符,他自然會覺得奇怪,立時便讓梁路不要再跟著他了。

    而梁路卻已經答應了宋潛,要幫忙攔下花容,自然不可能放任花容一個人離開。

    兩個人便就此動起手來。

    花容:“你不幫我,也不要攔著我?!?

    梁路:“夠了?!?

    花容滿身邪氣,在這一剎那竟然比梁路更重,“哪里夠了呢?要么別出手,一出手就不能留下禍根。哈,你看我,她不就是因為沒有處理干凈,才會死在我手里嗎?同樣的錯誤,我絕不會犯?!?

    一股寒氣從涂山鈴腳底升起,直躥上頭頂。

    這還是她認識的花容嗎?

    不是!

    她心里有個聲音在告訴她,不能再讓花容繼續了,要不然花容會墮入無間地獄,再也看不到光明。

    她顧不得將氣喘勻,顫著聲音喊:“小花貓?!?

    花容愣怔當場,緩緩回過頭來,看到是涂山鈴,還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睛。

    涂山鈴露出個笑容,“小花貓,這幾天你跑哪兒去了?別玩兒了,快跟我回家?!?

    這一刻,花容眼中的仇恨盡退,身上的戾氣漸漸散去,也露出個笑臉來。

    他右手下垂,自然攥緊了一塊衣袍,將他不小心沾上的血隱藏了起來,這才朝涂山鈴走去。

    好似走向他人生的唯一一點光明。

    ---

    ---

    宋潛覺得他好似懂花容的想法。

    涂山鈴隕落了,那一點光也熄滅了,人已經身在無間,那么做什么事情都是理所當然的了。

    宋潛:“多說無益,等找到他再談?!?

    涂山鈴點點頭,忽然道:“啊,我想起個事兒!我睡著的時候,感覺好像有什么東西靠近了我,可我想仔細感知它時,它就哧溜一下溜走了?!?

    宋潛駢指施法,他的指尖聚起一點靈光,然而靈光一閃即滅。

    他搖搖頭,“并無靈力波動?!?

    涂山鈴眨眨眼,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她很相信宋潛的能力,絕不認為宋潛會連探查靈力波動也會出錯。

    那么出現這種情況,便有以下這兩種可能了,要么是她感知錯了,要么進這間屋子的只是普通的動物,并不是靈獸。

    可若是普通的動物又說不過去,普通的貓狗鳥雀是如何突破夏家門人的封鎖,進入這個小院子的?

    可若說是涂山鈴感知錯誤了,她自己都過不去心里那道坎兒,她雖然被裝進了一個菜雞的肉身里,但神魂還是大妖的神魂,斷沒有連這都感知錯誤的道理。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


  http://www.928002.live/92_92013/3399257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928002.live。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vipzw.com
钓鱼岛网络捕鱼平台 上时时乐开奖号码 股票大盘最高多少点 广东福彩好彩一预测 四头一位的生肖 澳门三合图正版今晚 北京pk10直播 网上快速赚钱软件 今天幸运赛车开奖号码 22选5规律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今天